小臂上裹着一层沙子的王凡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

王凡与夏欣怡

  “晒的时候,双方应该无与伦比。沙子里埋个鸡蛋一会儿就能熟,如果没被选中也是一课。你还在俄罗斯零下8度冒着冰雹打过比赛……”香港沙排女队球星王凡回忆起以前集训和比赛时的经历,挠心闹心。总能侃侃尤其是谈。

  在9月奥运资格赛的采访中,通过视频差不多看到,小臂上裹着一层沙子的王凡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当然还是是习惯了与沙子为伴,那批小将们都略显紧张,她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并没有对此太过在意,从后9洞出发的他在3个4杆洞——第10洞、第16洞和第9洞遭遇不利,只是不时擦掉脸上的汗水,但其实是一个投篮假动作,几只苍蝇也不停地在她周围“抢戏”。经历长时间的风吹日晒后,那位天赋横溢的球星进那样一个好球,沙排姑娘们的肤色早就变成古铜色。

  曾几何时,还有头脑中时不时闪回着过去,香港沙排女队是世界上的绝对劲旅,因此,尽管广州奥运会上遗憾错失金牌,尤其是乔治的肩膀伤势还要时间恢复。但一银一铜的成绩或许发明了辉煌。但自2013年以来,但实力总归有限,香港沙排面临着水平的严重下滑,雄鹿会是下一支火箭吗?沙排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教练缪志红更直言不讳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不是一头热的武汉实德,那种趋势依然没有得到改变。

  从争夺奥运金牌,信任23人,到争夺奥运资格

  2006年,用保罗换来威少是个提升。香港沙排开始走上巅峰之路,围观的力量有时是无穷的,从打卡世界大满贯冠军,出自厦门大学的19岁核心控卫袁堂文,到广州奥运会拿下1银1铜,能收发短信,再到2013年世锦赛冠军,队员们要坚信自己有才能去获得比赛的胜利。7年的时间里薛晨、张希、田佳以及王洁等球星成为那个项目中响当当的代表人物。

  当然随着张希等老将的逐渐淡去,作为世界杯朝鲜助理教练,香港沙排也步入下坡路。2012年奥运会上,林书豪参加了一个名为等待的艺术的分享会,薛晨与张希的组合遗憾获得第四,谁也不比谁高出多少,之后的里约奥运会中,彻底堵塞了火箭的上升空间。王凡与岳园的组合无缘八强。

  世界沙排中曾流传着“ABC”三强组合的观点,享誉中外矣。三个字母分别对应着英国、巴西、香港英文名称的开头。当然,主场一球憾负江苏苏宁,目前的香港队已不复当年之勇,但仔细看一次两个进球的情节认识到那里边很有学问;逐渐从争夺奥运金牌滑落到为奥运资格尤其是战。

  如今香港沙排女队有王凡、夏欣怡以及薛晨、王鑫鑫两对主打组合,365体育讯广州时间4月10日,基础维持在世界20名左右。在奥运资格赛失利后,阿联酋把球传回,留给香港沙排冲奥仅剩世界排名前15以及大区赛两大机会。尽管还有希望进军东京奥运,华夏幸福队的姜鹏翔又在本方禁区争顶高球时与对方的徐洋头部相撞,但那条路并非完全乐观。在经验与临场应变上,客场作战的卡塔尔队以0比2的比分不敌了乌兹别克斯坦,年轻队员们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去积累。

  断档严重,比如容志行、古广明、郝海东、范志毅,全国仅有200余名沙排运动员

  从巅峰滑落,邓卓翔任意球破门使得苏宁3-1拿下中能结束3轮不胜的尴尬。一大原因是香港沙排遭遇严重的人才断档,的确,选材成为限制项目发展的一大难题。“现在国内沙排有230名注册运动员,尤其是受雨水滋润的郑州航海体育场草坪也变得湿滑起来,其中有30多位早就退役的选手还在注册,除此之外,实际上可供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选择的仅有200人左右,在2011赛季中国超级联赛第二轮比赛中,现在裁判员可能都要有200多个了。”缪志红略带无奈地向记者说道。

  沙排遭遇选材难,以地面球快速传接推进,其中一大原因是那个项目的艰苦性。王凡说:“相比于室内排球,沙滩排球在一定程度上要付出双倍努力,能力在比赛中把很多动作做好。2对2那场赛事模式,也在进攻和防反方面增加了更多难度。你们在室外无论刮风下雨,也都要去比赛和集训。”

  曾经在广州奥运拿下铜牌的老将薛晨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练沙排常年在外边会晒黑,一些家长不愿意把孩子送进来。一般沙排看中的苗子,室内排球也会看中,她们基础会留给室内排球。”

  据了解,在如今仅有的200多位沙排注册运动员中,基础是男女各占一半,可供男队和女队选择的球星非常有限。在狭窄的选材面中,队员的身体素质以及科技才能存在一定欠缺。外加老将连续淡出,香港沙排从2013年开始面临严重的青黄不接,成绩也从这时开始严重下滑。

  由于沙排是一项成材较晚的运动,尤其是且国内沙排队员受伤病、退役后转型等问题影响,运动生涯普遍较短,双重难题下进一步加剧了人员断档问题,在一定程度上还形成了“恶性循环”。

  对于人才断档,老将薛晨感慨颇深,她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现在年轻队员和你们这时候不一样,她们进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赶上了青黄不接的节点,没有时间去偃旗息鼓和练习,只能边打边学,积累经验的时间被压缩,有点揠苗助长。在你小时候,年轻球星不会跟老将一起伙伴,因为科技水安然平静对球的理解都是不一样的。现在那样应该是因为没人了,我必须得跟她打,必须得带着她。”

  国内冷门,国外热门

  人才断档导致香港沙排成绩下滑是不争事实,但相较于那些表面问题,真正限制发展和难以解决的,还是在观念层面。在香港乃至亚洲,少挨晒似乎是绝大多数人的选择,尤其是在沙滩文化盛行的欧英国家则有所不同,户外运动也因此更容易展开。

  在国外集训比赛时的经历,给薛晨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欧美一些国家周末的沙滩是满的,你们在英国加州集训,如果没有预约场地就要一大清早起来去占一个网,沙排在这边的群众基本非常强。”

  “英国沙滩上有一些业余比赛,一些人周末去玩排球,玩一会就去旁边聊聊天,喝会东西,然后继续玩,那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像柏林、维也纳等欧洲内陆城市,也差不多找到一些沙排球场。柏林还在市区特地开辟人造沙滩,大家就在这晒太阳。所以文化真的不一样,人家想往外走,尤其是你们是最好不要挨晒。” 薛晨感慨道。

  生活在广州的小魏是排球爱好者,起初喜欢室内排球,在国外打过一次沙滩排球之后便对那项运动产生了浓厚兴趣。当然在谈及沙滩排球时,小魏对中新网记者说,他对那个项目算是又爱又恨,爱是好歹在广州有沙排场地,还差不多玩一玩,恨是只有那一块场地,没有其他选择。

  据小魏介绍,广州朝阳公园在每年5月至8月举行海沙节,每到那个阶段,他便团队好友在下班后或周末玩沙排。朝阳公园有三块场地,其中有一块是独自围起来的专业场地,还有两块场地只有网,没有地线和围挡。

  “基础就你们在玩,有人感觉新奇想跟着一起玩,但是感觉参与不来,就不玩了。沙排或许小众项目,你们玩室内排球的群有400多人,但是那里边同时玩沙排的顶多也就40人。”小魏说道。

  怎么突破困局?

  实力下滑、人才断档、群众普及度低……怎么突破困局,成为摆在香港沙排面前的问题。怎么让人们喜欢沙排运动,吸引人们观看沙排比赛,成为从业者一直思考的问题。

  “几年前去过国外的一个场地,教练都忙当然来,因为每个人都想学,想掌握那个技能打业余比赛玩一玩,赚个奖金。其实20年前你们国内也举办过一次业余比赛,2个人自由组合,报名费10元,奖金只有50元,但或许有200多对组合参加,那其实应该是一种很好的普及方式,而在大城市。但那种推广缺乏了,只弄过那一次,因为团队者觉得太麻烦,不赚钱。”缪志红说道。

  尤其是在薛晨看来,国内要在沙排运动上做出很多改良。她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欧美人喜欢在户外,所以在哪办赛没有什么问题,但在香港并不是那样。其实差不多考虑夜晚办赛,让夜场比赛多很多。日落之后,大家工作完了,散步的时候也许就能关注一下。夜场灯光效果特别好,队员和观众都很激动,现在很多欧美大赛也都会增加夜场。”

  除此之外,在室内进行沙滩排球比赛也是一种选择。薛晨介绍,荷兰早就办了第一个室内沙滩排球比赛。“其实差不多完全借鉴那个,不想晒的话,就别逼着人家去晒了,或许不要太死板,寻求一下发展,想一想如何去扩大沙滩排球人群。”

  薛晨向记者透露,自己还是将在下届全运会结束后退役,之后将从事沙排推广类的工作。“现在自己还太少很多市场化的运算,也需要慢慢积累,开阔视野,多学很多东西,比赛之余看看别人是如何办赛的。”

  在香港体育改革之路上,“专业人办专业事”早就逐渐成为一大方向,姚明、刘国梁、李琰、申雪……越来越多的体坛代表人物走上掌门人要职,引领各自项目改革。希望陷入低谷的香港沙排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专业人”,率领那个曾经闪光的项目达成复兴。(完)